月份:2017年3月

The End of Vampire Diary,a brife trip to Mystic Falls

拍了8季的Vampire Diary–吸血鬼日记终于迎来了剧终的日子。对于这部剧不想说太多类似影评的东西,这部覆盖了大学4年生活美剧,仅仅从情感上令人感慨万千。

What if we make a trip to Mystic Falls?

Mysitc Falls


经过一段时间的查找,我发现了Mystic Falls的原型,is not in Virginia. But a little town named Cavington in Georgia.

Mystic Falls的地标式建筑——钟楼

Mystic Grill酒吧

Gilbert House——Elena家

Forbes House——Caroline家

Lockwood Mansion——泰勒家的大宅,这是真富人了

Salvatore Boarding House,兄弟俩的大宅

无论是敢爱敢恨的Demon,有人性时圣人、没人性时人渣的Stafen,剪不断理还乱的兄弟情都让人对这一对Salvatore兄弟的最终结局感到惋惜。同样令人感到惋惜的是Salvatore Boarding House也已经不复存在,其拍摄地Glenridge Hall已经于2015年4月9日拆除 ……所以从第七季开始Salvatore家的大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外景。要说的是,Salvatore大宅遗址并不在Cavington,而在Sandy Spring,距离Cavington约50英里。

拆除前后的卫星图


不要以为最好的景色永远都会停留在那,等着我们存好钱、休好假、找好玩伴,就能完成心愿单中的旅程。说走就走,人生不留遗憾。 ——Srock Ci

P.S. Thanks to The Vampire Diary Wiki.

Are you ready? Prepare your Passport and American Visa. Let’s Go!

Genius——天才捕手

在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好莱坞特效大片后,电影Genius–《天才捕手》的出现终于为这个“打打杀杀”的世界带来了一些文艺色彩,让我们可以静下心,听听来自上个世纪的优美辞藻。
image

“…a stone, aleaf, an unfound door; of a stone, a leaf, a door. And of the Forgotten faces.
Naked and alone we came into exile. In her dark womb we did not know our mother’s face; from the prison of her flesh have we come into the unspeakable and incommunicable prison of this earth.
Which of us has known his brother? Which of us has looked into his father’s heart? Which of us has not remained forever prison-pent? Which of us is not forever a stranger and alone?
O waste of loss, in the hot mazes, lost, among bright stars on this most weary unbright cinder, lost! Remembering speechlessly we seek the great forgotten language, the lost lane-end into heaven, a stone, a leaf, an unfound door. ” – Look Howeward Angel by Thomas Wolfe

影片以一双手开始,在书稿上勾勾画画,去掉不需要的语句和段落,对该修改的部分进行批注,这就是一个编辑每天的工作,而这位编辑就是Maxwell Perkins。这天,一份手稿送到了他的案前,修改过太多手稿的Perkins期初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然而,当他打开书稿开始阅读后,却深深的被吸引住了。从办公室到火车、从上班到下班,他无时无刻不在读这本书。影片以旁白的方式阅读着这部手稿,成功地将观众变成读者,随着传奇编辑Perkins的视线进入了作者的世界。
几天后,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作家,多次碰壁的他走进Perkins的办公室,料想如此前一样会被婉拒,进而开始发泄他的不满,然而Perkins却将他的手稿视为珍宝,当即决定出版这本书。自此开始了两人修改书稿的“战争”。终于,图书成功出版,这就是著名的Look Homeward Angel 《天使望乡》,而这位作者正是Thomas Wolfe。
Look Howeward Angel 《天使望乡》大获成功后,Wolfe一炮走红,第二部作品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经过漫长的创作后,手稿终于交到Perkins手中。然而,由于Wolfe长于华丽的辞藻,这部超过5000页的手稿多的令人出乎意料。于是,两人开始了漫长的删减拉锯战,经过2年的删减,只删减了100页,两人争论只激烈可想而知。在Wolfe被逼急的时候,甚至说出了“还好托尔斯泰没有遇见你,否则他只能写出War and Nothing”这样的金句。数年的修改,两人全身心投入到这部书里,牺牲了与家人团聚的时间,Perkins的家庭一度陷入危机。
好在,经过两人的不懈努力,Of Time and the River《时间与河流》这部传世之作终于大获成功。但随着Wolfe的声名鹊起,他性格上的缺点也慢慢暴露出来——自大、缺乏同情心、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由此,Wolfe与Perkins的关系慢慢变冷。
最终,Wolfe因脑瘤英年早逝,死前寄给Perkins的信中反省了自己,回忆了两人的友情。

影片以Wolfe为主线,穿插了Fitzgerald与Perkins之间的友情,很好的表现了Perkins其人。与其说Genius说的是作者,倒不如说编辑本身才是天才吧。

O lost, and by the wind grieved, ghost, come back again.

Logan — 金刚狼3:殊死一战

Logan老矣,尚能饭否?


英雄迟暮,原以为长生不死的金刚狼也慢慢走向衰老,随着年龄的增长,Logan的自我恢复能力也慢慢消失。满身的肌肉被满身的伤口替代,而且破天荒的跛了脚。
而X教授——借用电影里反派的一句话“世界上最强大的大脑,居然得了脑萎缩”,这也是最大的讽刺吧。


由于X教授得了脑萎缩,在一次失控中用脑波杀死了绝大多数变种人,其时而失控的大脑,也被政府列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Logan将X教授救出并藏在美墨边境的废弃金属水塔中,以降低X教授失控对周边的杀伤力。白化病的卡利班在家照顾X教授,Logan以开Uber为生挣钱为X教授买药,并存钱准备购买游艇以更好的隐蔽。
然而,本以为相安无事的生活,却被突然出现的X-23打破。由于X-23的出现,3人开始了亡命的旅途,卡利班因被皮尔斯抓住,被迫追踪Logan3人的行踪。
随着剧情的发展,阿卡利集团的Transigen计划渐渐被3人所知。阿卡利集团利用基因改造,使得世界上再无自然出生的变种人,而在实验室里利用得到的变种人基因培育试管变种人。其中X-23就是使用Logan的基因“生产”的。然而,试管变种人也并非杀人不眨眼的武器,他们“不听话”。于是在阿卡利集团培育出克隆人X-24后就会将包括X-23在内的所有试管变种人杀死。在部分有良知的墨西哥护士帮助下,部分试管变种人逃了出来,他们将去位于北达科塔州的“伊甸园”回合,最终的目标是加拿大。
3人在经历了皮尔斯的围追堵截后,在一处农场吃了最后的晚餐,这也是X教授近年来最幸福的一天。当晚X教授被X-24杀死,卡利班用手雷引爆了追踪的卡车,为Logan与X-23的逃离创造了条件。

Logan与Laura(X-23)来到伊甸园,短暂的休整后皮尔斯等人又追来了。Logan则开始了最后一战,救下了大量试管变种人后,Logan与X-24再次正面交锋,已是暮年的Logan显然不是X-24的对手,失去自愈能力的Logan在保护Laura(X-23)的意志支撑下坚持与X-24交战,伤重无法恢复。最终,Laura(X-23)利用Logan本打算用来自杀的亚德曼金属子弹击穿了X-24的头部。Logan弥留之际,Laura叫出了第一声也是最后一声”Dad”。
影片的最后,Laura埋葬了Logan后,将十字架摆成X的形状。所有仅存的变种人穿越边界去往加拿大。


这部剧是休叔最后一次饰演Logan,斯图尔特爷爷也是最后一次饰演X教授。两个X战警中最重要的角色都在这部剧中离世,也预示着除《死侍》外的X战警系列剧终。未来出演的将是Laura挑大梁的新一代X战警了。

从1845年第一次出现(大约10岁),到2029年去世,大约活了194岁的Logan应是最长寿的变种人了(P.S.开挂的天启除外),经历过南北战争,2次世界大战,越战等几次重大战争的Logan无疑是最具有战斗经验的格斗大师了,死在战场上,死在“自己”的手下也是最光荣的离世了。而X教授,一手打造起X战警,到得了脑萎缩被害,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无论如何,这部最“不X战警”的X战警,从心理描述到战斗场面,无疑都是相当不错的,推荐还没看的各位看官进影院感受一下。

So Long, Logan. So Long, Professor X.